《内经博议》

清 罗美

为运为气五六说

自阴阳二气交易鼓舞。以化生五行为万物。而三才之成全奠其中。然所谓阴阳交易鼓舞者。二而已矣。二而有无息之用。万而仰致一之道。以譬明之。五行为铜。二气为炭。此生生之本。由于交易鼓舞之妙。从无而有。从有而生也。乃五行者。不明所自。请得言之。天一生水。阳始交于阴也。地二生火。阴始交于阳也。得阳而生火。得阴而生水。此阴阳定交之始。故所生二子。仍肖父母。是以干道成男。坤道成女。道本斯矣。然以二气之鼓舞言之则水火生而万类之胚胎具也。故曰水火者。阴阳之征兆也。自兹而天三生木。地四生金。则阴阳既交。而互生互长。万类成形而坚定。成形为木。坚定为金。生矣成矣。故曰金木者。生成之终始也。然而能终之始之。必有为之先者。而使二气为之鼓之舞之。则造化之藏用自成垆。非中宫奠其元气。曷能不渝。此土之庞浓。为天五而居中。天五者。非以次而为五。乃摄四而为五也。地之十承焉者耳。由斯言之。天地之施生。定于五行。盈天地之物生。莫非五行。四时之更。莫非五行。五方之位。莫非五行。而五者之运。行于天地之间。为天为地。为人为物。为形为气。有一不在运中者乎。至于所以为六者。亦自有说。本然二气三分而六。因阴阳之气。有国中末。有少壮老。其气各有盛衰。故各分而为三。是以为六也。以六乘五。以五成六。于是五行物类之生成消杀。恒乘于六气之进退盛衰。故六气者。所以节宣五运。而成其化育者也。无一物不成于六气之中。无一时不被六气之化。岂止五运六气为加临之说乎。是以帝问。而岐伯曰。五运阴阳者。天地之道也。万物之纲纪。变化之父母。生杀之本始。神明之府也。又曰阴阳之气。各终期日。非独主时也。今观于甲子。而阴阳之纪以立。于是岁立。而年月日时阴阳之气各立。无非五六者。请更言之。时一日有十二。十二者。阴阳两从六也。以五乘六。故五日一周甲子为一候也。一周甲子。气亦一周矣。故可以为候。此小周也。推之为七十二。而大周矣。此从时而起者也。日者。甲乙至癸为旬日。天数五。故二五为小周。以五加六。故六十日为备一周。又历六甲子。为大一周成岁矣。。此以日为起者也。月者。历十二辰恒主。今以纪时。又用五行以纪六气。而四时始备。凡五岁一周。历三十年而备周。此以日为起者也。岁者。十二年一纪。六十岁一周。此一周者。又合年月之大而周之也。以五加六。小者为小周。大者为大周。然应天之气。动而不息。故五气而右迁。应地之气。静而守位。故六期而环会。此五运六气。主岁之常期。起于天地之自为六气也。由日时月而言。为阴阳生物之合气。由五运六气主岁而言。为阴阳成物之分气。有分有合。有从合而分。有从分而合。此之所谓必以三合为治也。然而天主动。为五行之主。故运居其中而常先。地主静。六气以不迁为会。故司天在泉。各有其故。要而言之。合气以专生物。分气以节成物。三合为治。人在气交之中。内禀其合气。而尝外应其交气。此岁气五运之加临。何时而可废之也。其未可验者。南北刚柔。阴阳向背。未可一齐。岐伯亦列其如是焉耳。使后之学人。通天地之秘。而行其活法。未尝印板文也。至后世加临寻病。而又不能知三合相交所乘临之盛衰。而为铃法。贻笑千古耳。

知识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