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寿世青编》

清 尤乘

煎药有法

慎用水。按方书所载。

长流水

即千里水,但当取其流长而来远耳。不可泥于千里之外者,以取其来远通达。用以煎治手足四肢病,及通利二便之药也。

急流水

湍上峻急之流水也,以其急速而达下,取以煎利二便及足胫之风湿药也。

顺流水

其性顺而下流,故亦取治下焦腰膝之病,及二便之药也。

逆流水

慢流洄澜之水也,以其逆而倒流,取其调和发吐痰饮之药也。

半天河水

即长桑君授扁鹊饮以上池之水,乃竹篱藩头管内所盛之水也,取其自天而降,未受下流重浊之气,故可以炼还丹、调仙药之用。

春雨水

立春日,空中以器盛接之水,其性始得春升生发之气,可以煎补中气及清气不升之剂。古方谓妇人无子者,于立春日清晨,以器盛空中之雨水,或者日百草晓露之水,夫妻各饮一杯,还房当即有孕,取其资始资生,发育万物之意耳。

秋露水

其性禀收敛肃杀之气,取煎祛祟之药,及调敷虫疥癣疮风癞之用。

井华水

清晨井中第一汲者,其天一真元之气浮结水面,取煎滋阴之剂及修炼丹药之用。

新汲水

井中新汲未入缸瓮者,取其无所混浊,用以煎药为洁。

甘澜水

以器盛水,又以器扬濯之,使其珠沫盈于水面,约以百次为度,取其性变温柔,能理伤寒阴症。

潦水

即无根水,山谷中无人处,新坎中水也,取其性止而不流,且有土气,清者可煎调脾胃补中气之剂。

冬霜水

阴盛则露结而为霜,霜能杀物,性随时异也。解酒毒,治热病。收霜法,鸡羽刷,贮瓶密封候用,一方治寒热症,秋霜一钱,热酒送下,奇效如神。

腊雪水

冬至后第三戊为腊,其水解时疫丹石毒。煎茶煮粥,止消渴,洗目赤如神,及调和杀虫药用。

阴阳水

即生熟水,新汲水合百沸汤,和匀是也。入烧盐饮之,消醉饱过度。霍乱肚胀者,饮一二升,吐出痰食即痊。凡霍乱呕吐,不能令纳食,其势危者,先饮数口即定。

菊英水

蜀中有长寿源,其源多菊花,而流水皆菊花香,居人饮其水者,寿皆二三百岁。故渊明好植菊花。日采其华英浸水烹茶,期延年也。夫《本草》虽有诸水之名,而未及其用,今特表而出之。按《千金方》云∶煎人参须用流水,用止水即不验。今甚有宿水煎药,不惟无功,恐有虫毒,阴气所侵,益蒙其害。即滚汤停宿者,浴面无颜色,洗身成癣。已上诸水,各有所宜,临用之际,宜细择焉。慎火候,按方书所载。

桑柴火

桑木能利关节,养津液,得火则良。《抱朴子》云∶一切仙药,不得桑煎不服。桑乃箕星之精,能助药力,除风寒痹痛。久服不患风疾故也。

栎炭火

宜炼一切金石之药,以其坚也。

金粟火

即粟米壳也,炼丹药用。

炭火

宜烹煎焙炙百药丸散。

白炭

误吞金银铜铁在腹,烧红急为末煎汤呷之,甚者刮末一钱,井水调服,未效再服。又解水银轻粉毒。

石炭

今西北所烧之煤即是,不入药用。

芦荻火竹火

宜煎一切滋补药。按火有文武。从容和缓,不疾不徐,文火也。恐炽焰沸腾,则药汁易涸,气味不全耳,并用纸蘸水封器口煎之。如煎探吐痰饮之剂,当用武火,取其急速而发吐之也。慎煎器。必用砂铫瓦罐。如富贵家,净银之器,煎之更妙。切忌油秽腥气,铜、锡、铁锅。或煎过他药者,必涤洁净。器口用纸蘸水封之。慎煎药之人。有等鲁莽者,不按水火,率意煎熬,或药汁太多而背地倾藏,或过煎太少而私搀茶水,供应病患,惟图了事。必择谨慎、能识火候者,或亲信骨肉,按法煎造。其去渣必用新绢滤净,取清汁服。慎服药。凡病在胸膈以上者,先食而后药;病在心腹以下者,先药而后食;病在四肢血脉者,宜饥食而在旦;病在骨髓者,宜饱食而在夜。在上不厌频而少,在下不厌频而多。少服则滋润于上,多服即峻补于下,其药气与谷气不欲相逢,食气下则服药,药气退则进食,有食前食后服,宜审此意。

知识点: